Earnest

看蝶果她们在那里撕wb那个武侠人设

我却只觉得神雕侠侣AU特别带感…
武功超绝、气质出尘、敏感多思、坦荡挚诚的小龙崽(喂),桀骜不驯、天生反骨、痴心一片、苏到腿软的西狂壳…
两人都是赤子之心,对对方一往情深,虽然天下人千夫所指不愿意他们在一起,但管天下人去死,非常酷了。
有太太写过吗,看文这么久也没看到过这个AU啊qvq

[超蝙/SB]破碎故事之心AU (甜,he,一发完)

有点搞笑,甜,大超老爷后期情话满点注意

*破碎故事之心是个短篇小说,十分适合用来做梗,可搜来看

*BVS人设

*大米跟着老爷住设定

 

克拉克·肯特,大都会月薪五千二百三十三美元的一名记者,每天大概有差不多六十个陌生男人从他眼前经过。由此推算,在克拉克·肯特住在大都会的这几年里,眼前要经过大约75120个不同的男人。在这75120个不同的男人中,大概有25000个在30-55岁之间。而在这25000个里只有25个算得上长得相当迷人。但只有一个男人能让克拉克·肯特一见钟情。

·

这个男人的名字是布鲁斯·韦恩。他四十多岁,身高6尺3寸,体重200磅。他是克拉克的顶头上司,和他的老管家以及一个孩子住在哥谭某处视野极佳的巨大玻璃豪宅里。一提到布鲁斯·韦恩的长相,人们总会这样说:“布鲁西美得像画里的人。”

 

一个晚宴。

在柔软的暗色地毯上,在衣香鬓影之间,克拉克肯特僵站着,眼神呆滞但又发着闪光,瞠目结舌。这都是因为布鲁斯正站在克拉克的对面,温柔的眼睛专注地看着小记者,微挑着的嘴角像是在——就是在调情。布鲁斯的领针像他整个人一样,在高雅柔和的灯光下闪闪发亮。

在布鲁斯挑起嘴角笑的那一小会儿里,他可能是全哥谭,不,全世界最有杀伤力的男人了。克拉克在布鲁斯的身上找到了治愈孤独的灵丹,这只巨大的孤独怪兽自他离开温暖平和的堪萨斯,来到大都会后,一直潜伏在他内心周围。啊,多么痛苦!距布鲁斯这么近,看着他美丽温柔的双眼和适于亲吻的双唇却不能倾身亲吻他的双唇,多么痛苦!难以言传的痛苦!

** * 

以上是我给“哥谭迷妹志气高同人站”写的小说的开头。我打算写一个温柔动人的爱情故事。这样比较好,我觉得。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迷妹们需要“当男孩遇上男孩”这样柔软的故事。但真要写他一个,很不幸,作者先要处理怎么让男孩“遇上”男孩——不只是碰面,要交谈起来,最好互生美好的第一印象。我写不下去了,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让它合情合理。我没法让布鲁斯韦恩和克拉克肯特按套路“相遇”——我是指,不只是碰面,要交谈起来,并互生美好的第一印象。以下是原因:

 

  1. 很显然让克拉克肯特倾身并真诚地说出这些话是不可能的:

“请原谅,布鲁斯,但我太爱你了。你让我疯狂。我很清楚这点。我会用一生去珍惜你和爱你。我是一个大都会的记者,我每月能挣五千二百三十三美元,有时有奖金。靠,我怎么那么喜欢你,你今晚有空吗?”

 

如果克拉克肯特真这么说了,那他可够蠢的。且不说布鲁斯韦恩是不是天天拿五千二百三十三美元让自己的孩子撕着玩儿,光是花花公子布鲁西受没受够一见钟情这种狗血的答案就令人心寒。这种求爱方式放在大都会也许有可能,但在哥谭肯定是绝迹的。你总不见得让“哥谭罪犯志气高同人站”的读者咽这种蹩脚货吧。毕竟,人家都是实名注册用户。

 

当然,我也不能冷不丁地给克拉克肯特来一针滑头血清,由莱恩雷诺兹(注:一个辣爆了的演员)的瞳孔颜色和亨利卡维尔(注:另一个辣爆了的演员)的虎牙弧度组成。本阿弗莱克(注:全世界最辣的演员)惊为天人的军装造型也没有用。

 

  1. 他也许可以这么说:

“请别误解我,韦恩先生,我是一名记者,这是我的名片。我这辈子都没有如此想把一个人的美丽和吸引力诉诸笔端,直到我今天遇到了你,韦恩先生。我明天早晨能打电话给你吗?这愈早愈好——(短促、爽朗的笑声)我希望我没有听起来太急不可耐。(再次大笑)也许我真的有点。”

 

啊,小伙子。以上这段话要伴随着一抹疲倦、但有点愉快、还有点冒失的微笑说出。要是克拉克肯特能这么说话该多好啊。

 

好的,也许你开始理解我要面对的问题了。 

 

是的,问题在于,克拉克肯特根本不可能像上面我所写的那样说话。

 

他会这样说:

“韦恩先生!克拉克肯特,星球日报。”

 

布鲁斯会一边冷淡地回答,一边在四周慵懒地继续寻找佳人倩影:

“我的基金会已经发布里声明支持这项…公益事业。”

 

 “…先生,你对哥谭的蝙蝠义警什么看法?”

 

(是的,我们爱岗敬业的小记者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大新闻。)

 

这次布鲁斯终于肯把眼神转到记者的领带上。他向下看了眼他的格纹西装,向上看了眼他的粗框眼镜,然后微微皱着眉挑起嘴角笑起来。

 

“星球日报。是我的产业?还是别人的?”

 

“公民自由权在你的城市里被公然践踏,善良的平民在恐惧中苟活…”

 

好的。好的。克拉克肯特减六百七十二分。

 

我们的布鲁西宝贝儿也许会忍着愤怒敷衍两句,会有一些优雅的暗讽和一些矜持的进攻,然后就这样了。克拉克肯特别想追到布鲁斯韦恩了。

 

想都别想。门儿都没有。全无机会。随你怎么说。

 

但也许我们可以让男孩儿们换个地点相遇。也许当布鲁西宝贝儿脱去那套美到作者我原地飞升的藏蓝色三件套,换上永夜之颜色的蝙蝠战袍,而克拉克肯特穿上那身象征希望和救赎的超人制服,事情会有些转机。

 

想象一下吧,蝙蝠驾着那辆帅到作者我原地炸裂的蝙蝠战车急速行驶,而超人突然出现在蝙蝠车的前路上。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超人手撕蝙蝠车门?超人沉下嗓子低吼“蝙蝠已死”?

 

车祸现场。字面意义上的。

 

各种意义上的。

 

如果二位这样“相遇”,下一件我们意识到的,就是蝙蝠单方面决定超人是一个对世界巨大的威胁,而超人单方面决定蝙蝠是个私刑动用者、陪审团、法官、刽子手。也许会有死亡,也许会有痛悔和赎罪,也许会有坟墓和一捧泥土,也许会有国葬和毫无意义的蜡烛。

 

不不不。我们可不想要那些东西。我这儿正努力尝试写一个——温柔动人的爱情故事呢。

 

可是,等等。在死亡、痛悔、赎罪、坟墓、一碰泥土、国葬和毫无意义的蜡烛之后,顺理成章(?)延续出的一个温柔动人的爱情故事,听起来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当超人归来,以神的姿态降临在蝙蝠面前,蝙蝠会经历怀疑、震惊、自责、悔痛、无法面对、更多的自责,和更多的悔痛。他一定会的。因为他已痛悔了如此漫长的三年,为了超人之死。当他面对超人解除对蝙蝠的误会之后的微笑和温柔,他会感到自己不值得这些微笑和温柔。他?一个杀人凶手,一个搞砸了一切的人,一个所有人都会离他而去的人?

 

但超人先生,我们俊美的、英勇不凡的、早已深深爱上蝙蝠侠残破而高贵的灵魂的超人先生,会用许多许多的吻和许多许多的拥抱,许多许多的时间和许多许多的温柔的爱来说服蝙蝠侠先生,说服他,告诉他,他是一个多么好的人,他的所作所为有多么高尚,他的坚守有多么不易,他的眼睛有多么美丽,他的嘴唇有多么适于亲吻。他们会并肩作战,照看彼此的后背,在一切结束后拥抱着入眠。他们会分享一盘小甜饼,他们会一起照顾令人头疼又令人无限喜爱的蝙蝠侠之子,他们还会一起照顾蝙蝠侠之子豢养的无数只珍禽走兽。

 

最后,超人先生会暂时脱下象征着希望和救赎的超人制服,以克拉克肯特的身份,给蝙蝠战袍下的布鲁斯韦恩写一封信。

 

“亲爱的布鲁斯:

 

也许这很唐突,我亲爱的布鲁斯,以至于我竟没有勇气当面向你剖白。我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爱是一见钟情。在那个晚宴上,你的眼睛是那么温柔美丽,你的嘴角是那么多情,我无法不与你一见钟情。也许我只是个平凡无奇的小记者,但我同时也是超人。一想到我有与你并肩的资格,我就感到一股勇气和力量充盈在心里。哲人说,爱是想触碰但又收回的手,可我想触碰你,你的身体和你的灵魂,却决然不会收回我的手。我想与你十指相扣,并绝不分开。在你我这长时间的相处里,我对你的爱愈来愈深,我时常被脑海里与你共度一生的美好幻想吸引,以至于无法正常思考。我爱你。我想知道,我亲爱的,我是否有机会与你共同实现我这美好得如梦似幻的幻想?你是否愿意,我的布鲁斯,你是否愿意与我结婚?

我从现在这一秒开始,焦急地、虔诚地期待你的回信。

 

你的, 

克拉克

又及,达米安的白孔雀不太好,也许要换个大笼子?”

 

布鲁斯先生看着床头上这封压在小甜饼盘子下的手写信。他会觉得眼眶微酸,他会一直看着这封有些笨拙的手写信,根本没有一点要放下来的想法。在无人的时候——也就是现在,他会把这封诚赤的手写信贴近胸口,他会在上面落下轻柔的、颤抖的吻。

 

然后他开始动笔写回信

 

“亲爱的克拉克:

 

我收到了你的信。

你说你与我一见钟情。如此看来,我是这样幸运,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有机会在你面前褪下第一眼吸引你的浮华外在,向你袒露我破败腐烂的内里,并接受你无私深情的治愈。我一向不擅长表白内心,但我看着你的信,我想,我没有任何资格在这个时候固守毫无用处的矜持和骄傲。我也爱你,而你早已知晓。

你有机会。我愿意。

 

你的 

布鲁斯

又及,我已经换了个大笼子。也许是喂水次数的原因。” 

 

 

***

“哥谭迷妹志气高同人站”越来越热闹,大家总是文思泉涌,而我站的cp在我的文档里有了个幸福结局。我写出了一个温柔动人的爱情故事,对吧?

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迷妹。

 

END

 

                                   

又看了一遍破碎故事之心,突然意识到这是个多好的梗。